实际上,今年天津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也是负增长,为-22.4%。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是当地产业结构调整、减税降费以及财政收入挤水分,做实财政收入。

广东体改研究会副会长彭澎表示:“需要广州扶持的是一个比全国平均水平还要低很多的粤东西北地区,它们需要大量的省级财政转移支付来支持。此外,计划单列市深圳不用上交省级财政,因此广州的压力非常大。”